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改造
改革开放四十年,制度创新激发科技活力
发布时间:2019-08-13
 


1978年,我国召开了全国科学大会,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同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序幕。4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科技水平已经实现了大步跨越,从第一台亿次巨型计算机“银河一I”到峰值性能12.5亿亿次/秒的“神威-太湖之光”,从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神舟五号”到天宫一号、天宫二号,从首艘国产航母001A到首架国产商用大飞机C919,从高铁到微信、支付宝,从淘宝到共享单车……从基础研究到产品应用,从国之重器到民生科技,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革。



40年来,中国科技一组标志性数据让人惊叹——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从1988年的90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7606亿元,世界第二;科学引文索引论文从1988年的0.56万篇增加到2016年的32.42万篇,世界第二;国内发明专利申请量从1988年的4780件增加到2017年的138.16万件,世界第一。


科技发展,人才是关键。到目前为止,中国科技人员数量已超过8000万。前不久中央表彰的改革开放100人榜单中,来自科技界的精英占了近1/4,他们有的是研发国之重器的科学大家,有的是引导科技产业潮流的先锋企业家,有的是以平凡之躯创造出不平凡伟业的大国工匠。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掀起出国留学潮,但是“出去多回来少”的现实令人痛心。40年后的今天,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创新大环境的改善,一场大规模的人才归国潮正在形成,杨振宁、王中林、施一公等大批享有国际声誉的科学家回到国内开展科学研究,成为我国科技发展新的风向标。


科技的发展源于科技的创新。在改革开放前,我国科学研究多集中于高校、科研院所,科技成果应用转化率低,转化机制不畅,科技人员管理体制僵化、死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科技体制改革逐步走向深入,科技创新从以往的高校、院所等公共机构主导渐渐演变为以企业为主导,企业的科技研发投入持续走高,研发活动越来越频密,成为我国科技创新最主要的源泉。


有数据显示,自1988年至今,以创新为立业之本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从1.52万家增长到13.6万家;以创新为发展之源的国家级高新区也从1家跃升到156家,创新的基础、氛围、实力不可同日而语。到目前,我国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已达到57.7%,国家创新能力从2012年的全球第20位升至2017年的第17位。


可以说,多年持续不断的制度创新是我国40年来科技发展取得重大成果最主要的推手,极大地释放和激发了各类科研机构、高校、企业及科技人员的创造活力与创新热情。


现在,大学、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开始越来越多地从论文中走出来,转化落地为服务于经济社会的产品,成为产业升级的助推器;高校教师、院所科研人员不再只是埋头做研究,他们还可以带着研究成果出来创业,或者与企业合作转化,按市场化原则获取报酬,享受由此带来的各种收益。


而企业处于市场的最前沿,对于科研成果的市场价值判断往往更为准确。科技带动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自然而然要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这些都为科技创新提供了巨大的机遇和空间。改革开放四十年,催生了一大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企业,华为、小米、联想,腾讯、阿里、百度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正是以企业为主导的创新格局的日益彰显,我国在新一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前沿科技领域才能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迎头赶上甚至实现超越引领。


不过我国科技发展仍面临诸多困境,尤其是所掌握的核心技术匮乏,在国际科技产业竞争中往往受制于人。2018年的中美贸易大战,其弊端就暴露无疑。而在很多科学研究领域,我国虽然科研论文数量增长迅速,但由于科学视野及人才评价机制等方面的缺陷,重大的原创的科研成果少之又少。从科技体制来看,我国当前企业主导技术研发创新的体制机制任重道远,产学研合作机制仍不够顺畅,科技评价制度、激励制度等还不能适应科技发展的新要求。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仍然要寄望于持续深化改革来解决,着眼于消除阻碍科技创新与发展的各种条条框框;着眼于改革科技人才评价机制,最大限度激发科技人员创造与创新的活力;着眼于建立依靠市场机制配置科技资源、以企业为主导的科技创新体系;着眼于提升公众科学素质,培育良好的创新文化环境,提升全社会创新意识、创新能力,使创新渗透和根植于民族精神和社会文化之中。


全球化时代,我国科技创新也不可能闭门造车。无论是高校、科研院所,还是科技企业,都应在自主研发核心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外开放合作,主动适应科技创新的国际分工与合作大趋势,在未来更加激烈的国际科技竞争中占据应有的位置。


出品:哈尔滨科普e站

来源:《科学加APP》

监制:北京科技报社 BK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