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发布时间:2019-12-02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春天吃货指南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春天是阳光、生命和萌芽的代名词。

对一个吃货而言,春天又是一场神秘而浩大的饕餮盛宴。

那种万物复苏的蓬勃张力,比过年时杀猪过油来得更加旺盛。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榆钱儿是春天最早的馈赠,暖风一吹就发一树,光秃秃的树枝上像穿起了一摞摞铜钱。

每逢榆钱串满树枝,奶奶就会拿来竹篮和一根绑了钩子的长竹竿,把高处的树枝勾下来,攥在手里,捡最嫩的榆钱捋下满满的一篮。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然后将榆钱过热水,和进面粉,攒成一个个鹅蛋大的面团,放进蒸笼里,慢条斯理地开蒸。过一会,香气飘出来,榆钱团要熟了,早有一群小辈儿挤在厨房里,眼巴巴地等着奶奶掀开蒸笼。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小时候,奶奶的榆钱面团,可是能让我们惦记一年的。

等我上了中学,玲琅满目的零食成了孩子们的新宠,没人再记得榆钱了。

又是一年春天,奶奶的榆钱团依旧在锅里缓缓地散着余温,可渐渐长大的小娃儿们却再难提起小时候的热情……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突然闻到了风里夹带的槐花香。

乡愁顿时翻山越野、铺天盖地而来。

忍不住给母亲打了个电话,问她:那个,槐花都开好了吗?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母亲挂下电话,喊上父亲,带了一些干粮,然后两个人骑着摩托车漫山遍野地跑了一天,撸了满满两大口袋的槐花。

很长时间,我家屋顶和阳台被一片白茫茫的花海淹没。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槐花要趁还未完全绽开时去采摘,拿回家把花骨朵一个个揪下来,用清水漂洗干净。再和上一盆面糊,撒上盐和五香粉,和槐花一起拌匀,就能煎槐花饼了。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很多人不知道,槐花晒干以后同样很好吃,而且可以保存很久。

比如暑假回家时,盛夏时节,山里的槐花早已凋谢。

而属于故乡的春天,正在我家的平低锅上滋滋地发出清香。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香椿绝对是春天里最珍贵的食材。

香椿树并不像槐树那样常见,而且树芽发的少,椿树的主人也大多不愿意树枝被折走太多。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摄影:地球旅客@孤城

把黄里透红的嫩芽切碎,打几个的鸡蛋一起搅匀,再和青椒一起翻炒,那种淳朴厚重的香气是让人终身难忘的。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香椿树一般都长在房前院后,属于各自家的“私有财产”。

加之香椿树生长缓慢,儿子吃到的香椿芽,大多是爷爷在爸爸小时候种下的。

能吃到香椿的孩子,算是“椿二代”?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所以一般春天一到,香椿就会被主人家格外地看顾,进门出门都会抬起头看上两眼,寻思着是不是发芽了,差不多能吃了吧。

香椿还有一个兄弟,叫“臭椿”,看外表是很难分辨的。不过也不用担心,如果是不留心扯到了臭椿,那令人难以接受的刺激性味道就是最好的提醒。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山荆条是山坡上最常见灌木,它那细长柔软的枝条常被人割来编成各式各样的篮子。

有一天学了一片课文叫《将相和》,才知道荆条还可以用来背着去给人道歉!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荆条有一种很提神的香气,小时候很喜欢摘下一片叶子或几朵小花,在手里细细地捻,然后凑到鼻子前闻一闻,那是山野的气息。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后来方知道,大人们也会去采山荆的嫩叶,带回家洗净晾干。

晚饭时,一钵焖鱼揭开锅盖,山荆芽浸润在鱼肉上,山野与河流的香气互相融合,叫人垂涎欲滴、欲罢不能。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我见过最有艺术情怀的野菜,非蕨菜莫属。

在隐蔽潮湿的山沟里,蕨菜芽在春天刚来的时候,嗖地就冒出了地面。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而它的样子也是萌态十足,有时候蕨菜是单个地冒出来,有时候则是一簇一簇地冒出来。

它们就像很害羞似的低着头不停地卷卷卷卷卷把自己藏起来,似乎害怕别人知道它们很好吃。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采蕨菜的时间窗口很短,那卷卷曲曲的芽一旦舒展开来就不能再食用了。

捡最粗最嫩的芽折断,码齐,用细绳捆起带回家。煮一大锅开水,把它们烫软,然后既可以趁着新鲜清炒或凉拌,也可以晒干以后存起来慢慢吃。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嫩蕨菜入口爽滑,嚼起来又脆脆的。干蕨菜则绵柔劲道,有着极具穿透力的醇香。

工作以后,每次回家都盼着能吃到妈妈做的干蕨菜炖土鸡,每次离家也都要想方设法在箱子里塞上几束。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在初春的荒野里,白蒿是最早用绿色装点地面的。

一场春雨过后,常可以见到河坝上、山脚下、田间地头,采挖白蒿的人和在荒草里觅食的牛羊比拼着速度。

因为新生的白蒿总是陈年旧根上萌芽,所以白蒿幼苗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茵陈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砍了当柴烧”,只有在三月,白蒿的嫩叶上还覆着一层白色绒毛的时候,才可以挖出来,用作食材或药材。

等到四五月份,气温陡升,白蒿就会疯长,它的枝叶也会变得结实粗硬,转眼而成为没及腰身、随风摇曳的普通蒿草了。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采来的茵陈,用清水洗去沙土,晾干。煮面条的时候丢一些进去,也可以拌上鸡蛋、葱花和面粉在平底锅上摊成薄饼。一种软绵绵的药草香给这些最普通的面食平添了一份初春的口感。

村子里有一位百岁老人,眼不花、耳不聋、步履依然矫健。关于她长寿的秘诀,左邻右舍无不知晓:她爱吃白蒿!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诗经有言: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

小时候从来不知道在水渠边上茂密丛生的水芹菜有着如此文艺的过往。

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水芹的喜爱,凡见到水芹,总是会去揪一片叶子放在鼻子下面闻着。

水芹天生一种灵动的气质,在杂草密布的水边很容易将它们辨识出来。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四月份的时候,水芹抽出新芽,我们会挎上篮子,或循着水渠往上,或沿池塘边搜寻,采最嫩的茎和叶回来。

然后,放在石臼里,小心翼翼地捣碎,再把深绿色的汁液倒在碗里,兑一些放凉的开水,加上白糖,搅匀。

在没有零花钱买饮料的时候,一碗清凉甘甜的水芹汁,也能给我们极大的满足。

如何吃掉漫天遍野的春天?人间四月天会吃的人最有福!

荠菜、紫苏、蒲公英、马齿苋、灰灰菜、蛤蟆皮草……春天的原野里到底有多少种野菜?

妈妈说,只要尝起来不苦的,她小时候都吃过

那是五六十年代,春天的到来对于吃不饱肚子的孩子就像是一次温柔的抚摸。

今天,春天依旧是充盈丰沛的。郊外的原野比得上城市里任何一个大型的菜市场。

往城市外面走,往大山里面走,涉水而行,穿过灌木与草丛,在树林之下,在湖泊旁边,春天的脚步会在那里停留。

……

关注地球旅客,好文章不错过!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各平台账号,搜索“地球旅客”

⬇ 更多好文点击下方“了解更多”